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进化与传承 > 014章山中枪声

014章山中枪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很快的,赵星就刷新出了另一方的回帖:“对方在往条椅上放旅行袋之前,我就一直在盯着对方了,干我这一行的,观察力很好,所以我确信当时旅行袋下并没有垫报纸。”
  看到这个帖子的赵星,不由得不佩服对方对待工作的细致和认真,这也算是一种敬业精神吧。
  赵星随后回复道:“我当时确实没有把报纸从旅行袋中取出来;而且报纸应该是被折叠起来的吧,其覆盖范围已经不足以垫住旅行袋。”
  重新刷新的页面上,又出现了对方的新回复:“你后来又做过其它的梦么?”
  赵星回复:“没有再做,我也不明白为啥会做上次那个梦。”
  再刷新受到了对方的新的回复:“是的,那报纸被折叠的有个小学生作业本那么大,不够旅行袋当垫子用。”
  在赵星洗漱之后上床睡觉前,他最后刷新了一次帖子页面,上边有两个新回复;其中一个的回复内容是:“你们两个描述的故事很精彩,引人遐想;期待能够看到故事。”
  另一个回复的内容是:“今夜又要难眠了,上次经历了那事以后,一直以为是遇到了鬼魂事件,经你今天这一解释,好像鬼魂之说还是不靠谱了;不过按照你今日所说,似乎这事又比鬼神之说还深奥。希望你以后再有什么梦境时,还能在这里分享一下。”
  赵星回复:“好的。祝好梦。”
  赵星这个晚上睡得是格外舒爽,临睡前在帖子上的那一番对话,不但证明他确实光顾过‘长安市火车站’,更重要的让他知道了‘当他入睡之后,他所代入的梦中人也就随之消失。’
  这个信息太有用了,如果不是碰巧被知情者告知,他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这种身后事。
  试想一下,如果他在某个梦境中遭遇到了危险,他岂不可以通过打瞌睡的方式去随时退出了;这种退出方式不但可以让自己避险,也能让被自己所代入的人,一样不用遭遇危险。
  第二天,赵星专门去买了一根练武用的棍子,只不过第二天他并没有去练习拳脚和棍法;因为他第二天感觉着胳膊、腿的肌肉都有些酸痛的感觉,他判断应该是头天晚上运动量过猛的原因;直到第三天,当这些酸痛感都消退后,他才又开始继续锻炼;这之后只要不是下雨天,他每天晚上都会出门去练习一段时间的拳脚及棍术。
  网上的帖子他每天还是会去看看,但已经不如当初那么迫切了;在印证了候车室发生的事情后,他已经相信‘那个赵彩是必然存在了’。
  关于‘候车室事件’的相关帖子,这几天倒是挺有热度,不过绝大部分人都认为,那个人是赵星找的托,而他俩所讨论的内容也太过玄幻;但大家普遍都承认,这个帖子的内容倒是挺有趣味,也有看点;不少人都表示期待赵星发表新的梦境。
  在星期三的时候,有人跟帖提议说:“既然当时已经有警方介入这事了,如果谁能再把当时警方的调查结果披露一下,这故事就更精彩了。”
  那个没有再发过新回复帖的、证明‘候车室事件’的发帖者,在这个帖子后跟了一句:“当时在场的是车站派出所的警员,谁如果有兴趣,可以想办法去那里打听后续结论。”
  赵星在这几天只是保持对该帖子的关注,因为没有什么新的有价值信息,他也没有再在这个帖子下做出任何回复;待周三看到这样的跟帖后,他倒是很希望这个帖子赶紧沉积下来,他担心会因此而把警察引出来,使得他会面对太多不可预测的情况。
  在周四的晚上,赵星以别人的名义、在这个帖子下发了一个跟帖:“打听过车站派出所的消息了,当年并没有发生过有人突然消失的现象。不过这个故事确实编的很精彩,值得点赞。”
  让赵星逐渐感到放心的是,那个证明‘候车室事件’的发帖者,没有对此再做出任何回复,其他人自然是越发的认为‘整件事情只是一个精彩的故事而已’。
  直到又一个星期六的夜里,赵星又如期入梦了。
  ……
  张青山是太行抗日支队的一个班长,昨天黄昏的时候,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他先是带领自己那个班的战士在山里阻击敌人,随后又选择一条远离主力部队的山路进行撤退,选择这另外一条道路撤退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避免再次被敌人尾追上主力部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