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逆岁月 > 第3章 原有岁月可回首

第3章 原有岁月可回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天是2020年2月2日,现下的人们总是爱在平常的日子里寻找开心的理由。白家镇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镇了,早已成为了蜀都城区的核心组成部分,到处无不彰显着大都市的气息。络腮胡的酒吧已经消失不见了,酒吧旁不远处,以前白铄他们小时候踢足球的一块空地,现在建成了大型的博物馆。
  这天各种商家都打出了“20200202”活动,蜀都最为热闹的商业广场之一“宏万广场”的一块巨幅广告屏上正播出着节日特制的广告:一个气质优雅的美女斜躺在欧式沙发椅上,手上拿着一瓶护肤的东西,均匀的涂抹在那性感的肌肤上,勾人的眼神轻挑过来说到:女人应该对自己好一点。旁边广告字幕打出:“相约20200202,呵护长伴左右”。白铄知道这个美女是来自港岛的老牌明星岳文珊,应该接近四十岁了,但肌肤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像是不到三十岁的女人,加上容颜娇美,身材高挑性感,她来代言这个广告确实很有魅惑性和说服力。在广场边的另一家珠宝店,也是打出巨幅喷绘广告,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蕊中,一颗钻戒显得璀璨夺目。下面是一排大字:“20200202千年的约定,你还在等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样的氛围所感动,白铄居然舍得高价买了一束玫瑰,玫瑰上系放这一张精致的心形卡片,卡片上写这一句话“原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情深共白头”。今天晚上白铄约了李甄到家里吃饭,这束玫瑰和那句话,便是白铄想对李甄表达的意思。他此刻已经下定决心要主动挑破那一丝朦胧的关系。这十年来,李甄三天两头的往自己家里跑,早就有了闲言闲语,赵兰的母亲甚至还因为这些闲言闲语一度跑到白铄家里大吵大闹了一回。不过今晚他决定要冲破一切的阻碍,要让李甄成为家里的名正言顺的女主人。
  白铄住的地方正是以前父母住的老房子,现在是位于新建的蜀都博物馆旁边的一片老式小区里。经过蜀都博物馆时,白铄发现博物馆这样的地方居然也非常迎合时宜地举办着大型文物展出。从介绍来看,其中一件文物——从新疆精绝古国遗址上出土的汉代织锦护腕额外引人注目,也许是受近年来盗墓小说的影响,精绝古国的噱头更是为这件文物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展馆外的大屏幕上一直播放着各种砖家、学者、活动组织者们对这次展出的介绍。
  大屏幕上一个叫朱岁安的保安经理介绍着此次展出的重要以及严密的安保措施。之所以对这个保安经理感兴趣,是因为他的名字让白铄莫名的好笑,就好像自己小时候叫白长庚一样,又土又难听。而下一个人的出场则是更加引起的白铄的关注,只见大屏幕上,一个1米78左右,身材魁梧,目光如炬,脸上棱角分明,透着一股子正气的中年男人,此刻正略带严肃的笔直站立着接受记者的采访,从站姿来看,隐隐有种军人的风采。
  “这次的首展我们选在了20200202这个很有意义的时间,正是想让展出的文物和我们的观众在这个千年一遇的时间里来上这么一次千年的相约。而且展出的地址选择在位于蜀都市白家这个地方的蜀都博物馆,对于我来讲也有一些特别的情愫。这里以前还只是一个叫做白家镇的小镇,曾是我从部队转业后第一个工作的地方,我曾在这里担任过镇长、镇党委书记。看见这里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深感欣慰,这是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取得巨大成功的缩影,是改革开放……”没错,这人就是十多年前去过白铄家里做客的萧镇长,屏幕上字幕显示出他现在的身份是“国家博物馆副馆长——萧镇”。
  不过没等继续看完萧镇的介绍,忙着回家准备晚餐的白铄便转身走进展馆旁侧一条狭窄的巷道,这是一条可以直插小区的近路,三分钟就可以穿到小区的后门。小巷里的光线时明时暗,一束火红的玫瑰在巷道中穿过,显得格外地亮眼。
  白铄正愉快轻盈的走着,突然旁边的岔道里飞快的闪出一袭白衣,还不容许人做出什么反应,就觉一阵香风入怀与玫瑰猛烈的撞在一起。花束飞将出去,砸在斑驳的墙上,玫瑰花瓣散落满地,而那一袭白衣已然扑入白铄的怀里,两人倒在地上。闻着满怀的幽香,这绝不是脂粉、香水的味道,而是一种很自然的,却又摄人心魄的香味。白铄这才发现一个略带古典韵味,容貌足以胜过当下所有明星的神仙般女子正被自己死死的抱在怀里。女子挣脱开来,忽地以一种极其飘逸优美、仙气十足的姿态站起身来,退后了几步,微微有些嗔怒的看了白铄一眼,正准备离开,刹时从刚才的那条岔道里又奔出一道身影冲向女子,在重重推开女子的瞬间,躲取了女子手中的一卷东西,就向白铄方向冲来,似是准备从白铄身后的巷口逃窜。
  抢劫?白铄立刻想到了这是一次抢劫。在看清这是一个凶神恶煞的矮个男人后,白铄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就在矮个男人准备跃过还躺在地上的白铄时,白铄猛地腾起一脚,正中那人的腹部,直接把矮个男人踢飞出了出去。要知道白铄从小在白家镇打架,虽然比不上职业拳手,那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狠,虽然成年后不再与人打架了,但毕竟气势和底子还在。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被白铄踢出去的同时,后面的白衣女子已经赶到,从背后顺势一掌打昏了矮个男人,然后在男人身上搜寻着什么。白铄看见身边的地上掉落着一卷锦缎般的东西,正是那矮个男人从神仙女子身上抢过去的物件,白铄拾起展开一看,这才发现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想象,顿时觉得一股冷汗从后背冒出。这卷东西赫然便是之前看到的正在博物馆展出的汉代织锦,近距离的观察,才发现这块东西保存的非常完好,虽然年代久远,但似乎有种力量保护着织锦不受岁月的侵蚀,上面依稀有着八个可以大致辨认的古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后面好似还有一块,但是缺损了。这时,那女子从晕到的矮个身上搜出一块差不多的东西,几乎可以肯定那就是缺损的一块。白铄震惊的看着白衣女子,虽然她有着神仙般的容貌,此时在白铄心里却觉得一阵寒噤和恐惧。事情的真相,女人和矮个男人的身份,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抑或根本就没有好人,白铄心里一片空白,他只知道自己卷入了一件超出自己认知层次的事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