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逆岁月 > 第5章 心似乱麻理更乱

第5章 心似乱麻理更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到家,白铄终于见到了记忆里许久不见的父亲和母亲,他的眼睛立刻就红了,但还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只是默默的看着父亲和母亲。
  父亲的心情似乎不错,并没有发现白铄的那一丝丝的异样。父亲高兴的和白铄唠叨着:曹安打过电话来,他们几个兄弟已经凑了15万;二舅家的表哥李飞也又送来了5万元,彩礼的事情总算是有了着落……。最后,父亲仿佛释怀的长叹一声,然后喃喃的说道:“好了……都好了!我儿子可以结婚了”。
  听到这,白铄再也忍不住了,猛然扑到父亲面前,“砰”的一声,双膝跪地。
  这下把父亲和母亲都吓了一跳
  “爸,妈!儿子对不起你们。”白铄想起了那段记忆里父亲为了自己的事情心力交瘁,连生病都舍不得治,最后郁郁而终的样子,顿时眼中充满了泪花。
  白父以为是最近白铄的压力太大了才会这样,而最近他自己又何尝不是急白了许多的头发。想到这,也是老泪纵横,把白铄抱了起来,拍抚着白铄的背,继续喃喃的说道:“好了,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此刻白母在旁边也哭成了泪人一般,白铄暗暗发誓,一定不会让记忆里的那些事情重演,一定要让父母过上幸福的生活。
  安抚好了情绪,白铄一反常态的帮着母亲做起了家务,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饭,父亲的心情非常的好,又兴奋的说起了很多事情,还提起今天萧镇长特地到家里做客和他拉家常的事情。白铄只是微微的愣了一下,但这些事情都没提起他的兴趣,他现在正关注着一件需要他论证的事情。
  晚饭后,白铄看好时间早早的坐在了电视机旁,把频道调到了彩票开奖栏目。母亲经过时奇怪的问他怎么关心起彩票了,他也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节目前面的铺垫,主持人开篇的话语,虽然简短,却也让白铄觉得绵长甚至多余。好不容易进入了摇奖环节。白铄几乎集中了全部的注意力,死死的盯着屏幕,捏着彩票的手变得微微有些发抖。
  第一个彩球出来了“5号”主持人激动的报出了数字。
  白铄抓着彩票的手抖动的更为厉害了,第一个数字真的是5。此刻白铄已经开始有些相信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了,但他还来不及细想,因为第二个彩球眼看着已经开了出来。
  “第二个号码是——1号!”主持人公布了第二个号码。
  “哇靠!”白铄已经蹦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捏着彩票,像是一放手就会飞走一般。一亿!一个亿啊!白铄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领巨奖,把家里欠的钱还掉,给父母买一套好一点的房子,创业开公司,成为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噢,等等,迎娶白富美?这只是白铄心里一闪而过的念头,他马上想到了自己就要和赵兰结婚了,一丝丝的犹豫在心里一闪而过,但他来不及细想,因为彩球再一次转动起来,第三个号码随时都会诞生。
  “又是一个1号!”
  随着主持人报数,白铄顿时僵住了。他擦了擦眼睛,又对了一遍号码,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记错了?不会啊,“5102599”,谐音“我要你爱我久久”这种号码是不可能记错的。
  时间没有因为白铄思维的停滞而等待,在白铄还来不及细细考虑的时候,后面的号码也陆续开出,最终开出的号码是“5117037”。除了前两个号码正确,其它的都不对。在电视机前,白铄足足愣了几分钟,直到开奖栏目结束,播放起了广告。
  “呵呵,呵呵呵呵……”。突然,白铄释怀的笑了起来,这是否说明现在的世界并不是记忆中那样的复刻。又或者说,之前经历的真的只是一个梦?梦里的世界再怎么逼真,那也只是逼真而已,它并不是真实的存在。
  第二天,白铄还是去了趟工厂,虽然柱子说了这两天让他忙结婚的事,不用往厂里跑,但毕竟柱子帮他凑了那么多钱,怎么着也得当面感谢一下。刚进入车间里,就看见柱子和一堆工友围着一台机器议论个不停。经过询问,原来这台机器的轴承出现了问题,这是厂里高价从国外引进的精密设备,经国外技术专家检查后说是必须更换轴承,但按国外厂家的要求,这种高精密的双轴承,必须更换一整组才能保持设备的运行精度,不能单独抽换。这样一整组下来的价格高达50多万。更要命的是另外四台同样的设备轴承也已经到了年限,国外技术专家说,如果这些已经到了年限的轴承不按设备运行周期按期更换的话,那以后设备出了问题,他们将不会负责修理。也就是说一次性就得拿出250多万。现在厂里的效益本来就不太好,一时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目前技术部的人员正在和车间里的师傅们一起想办法。
  此时白铄想起了梦中的自己在后世学习研究过一种技术,只需通过对设备进行简单的改造,就可以只针对损坏的部分进行更换就行,这正好可以解决目前的难题。虽然通过彩票的事情,已经验证了自己的那段经历和目前现实的世界并不相符,但是从专业技术的角度来看,梦中学习的那种方法还是很有可行性的。白铄有些犹豫,心里仔细地一遍又一遍的回忆论证那种方法……
  “我有一个方法,也许可以试一试”白铄最终还是决定冒这个头。现场几十双眼睛刷一下全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你是谁?”
  “哦,他是我们车间的技术员白铄,大学毕业前就已经在我们这实习了,目前已经在厂里大半年了,最近刚刚转正。”
  “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能行吗?”
  “嗯……这个……”。
  这问答的两人正是公司技术部的部长许鹤和白铄他们车间的主任林建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