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逆岁月 > 第8章 宏万广场忆后世

第8章 宏万广场忆后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家好几公里的路程,白铄并没有坐车,而是选择了步行。路过距离白家镇不远的一片新建的商业步行街,这里已经完成了大部分项目的建设,但貌似店铺的销售和招商效果并不怎么好。售房部正打出巨幅广告:白金商铺3888元/平米起。现在蜀都的房价虽说还没有达到暴涨的地步,但也是稳步地增长着,而这里却显得如此的萧条。白铄知道这里是宏万广场,忽然回忆起了在后世记忆里的最后一天正是在这里买了一束鲜花,准备向李甄表白。回忆后世?呵呵,白铄不仅为自己这个行为的定义感到有些搞笑。无论如何,回忆里这里的店铺可是有价无市,火爆的人气导致这里的成为了蜀都最热闹的商业、购物中心之一,许多人抱着现金来买,却是一铺难求。白铄仔细捋了捋记忆中的零碎片段,貌似在梦里那一世,这座宏万广场最初也是不知什么原因非常的萧条,但很快又莫名的火爆起来。白铄停下步伐,观察着这里的一切,敏锐的嗅到了一股机会。但很快便摇了摇头。首先,不能确定这里是否一定如梦中的后世那般发展;其次,炒房那可是需要大量的资金,这还不是他这个刚刚工作的技术员能玩的。
  准备离开之际,突然发现一道高大俊朗的身影也正在这广场里转悠,似乎正在观察着什么,那不是梁荧更是何人。很快梁荧也发现了白铄,迷人的一笑,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两人几乎同时问出了相同的话
  “你似乎对这里很感兴趣?”梁荧接着问道
  “我只是顺路路过而已”。
  “但你好像对这里有些看法?”梁荧追问到。
  白铄沉默了一会,还是觉得应该暂时保留自己的想法,因为那些自己都搞不太明白的东西不是随便能对人提起的,于是反问到“我还没想清楚,你有什么看法?”
  “价不对位,潜力巨大”。
  白铄很感兴趣的看着梁荧,没有说话。
  “就像你随随便便的路过一下都能走到这里,这里本就地处交通要道,人流如织,目前城市西扩的步伐早已覆盖过了这里,这个商业步行街布局合理,设计新颖,正好为周边的城市发展形成了配套,而这么低的价格,如此的萧条,显然不符合情理。”
  白铄略带沉思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着梁荧的分析。
  “你信不信,不出两年,不,或者一年,这里只需一个契机,一定会是爆炸式的增长。”
  白铄越来越觉得梁荧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废物,他的分析和自己记忆中的发展轨迹几乎算是一模一样。
  “那得恭喜你了,这么好的机会,可是你打一场翻身仗,甩废物帽子的好机会”。
  “怎么,你不信?”梁荧显然有些误会白铄是在嘲笑他。
  “不,我信”白铄回以真诚的眼神说到。
  “你呢?好像没有太多的想法和动力”梁荧疑惑的看着白铄。
  白铄尴尬的笑了笑:“想法得面对现实,动力得需要燃料。”
  “嗯?”梁荧似乎不太懂。
  “主要的原因是一个字——穷!”白铄嬉笑的说到,然后拍了拍梁荧的肩膀准备离开。
  梁荧叫住白铄,看了看街对面的一家正在转让的串串火锅店,说到:“真正的穷,不在于金钱,而在于思想。金钱的贫穷会让人穷一时,而思想的贫穷才会让人穷一世”。
  顿了顿,梁荧指着那家串串店继续说到:“白铄,对面那家店铺老板的儿子准备接他出国,店铺正在转让,转让价100万。你信不信,我不动用白婉婷的资源,甚至不花钱,就可以成为那家店铺的老板”。
  白铄怔怔的看了梁荧一会,虽然他不太相信眼前这个公认的废物真能做到,但也没有反驳,只是淡淡的说:“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然后转身离开。
  梁荧却看着白铄的背影,耐人寻味地笑了。
  回到家中的白铄,显然还是被梁荧燃起了一股斗志。仔细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底牌,新买的婚房是不准备再住了,看着别扭,卖掉的话可以有20多万,记得梦里的后世,离婚后为了尽快还债,最后也是把房子买了,那时可是卖了70万,可显然不可能等到几年以后再卖。手里还有借来的彩礼20万,虽然大家都还没问,但婚没结成,这20万肯定是要尽快归还的。父母现在住的房子已经是十多年的老房了,这个肯定不能动。也就是说,现在唯一能动用的只有这套房子而已。要知道,宏万广场的店面虽然便宜,可一平米也要三四千,位置好一些的底层店铺得要五千多。小一点的店铺现在都已经销售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面积较大的,或者是二三层那些动辄千平米起售的。就算可以贷款,这20多万显然也有些不够看。不过既然有了决定,白铄还是把婚房在网上挂了出去,毕竟留着也是一道醒目的伤疤。
  这时,曹安打来电话,让白铄陪他去一趟镇**,他经营的网吧出了一些问题,要去镇办解决一下。另外几个死党听说白铄今天终于出关并且把离婚的事情了结了,都准备晚上去酒吧喝酒,看世界杯,兄弟几个好好聚聚。白铄答应了赴约,想到了最近因为结婚、离婚的事,连最爱看的球赛都没怎么关注。等等,世界杯,德联邦国世界杯,梦中的记忆里,这届世界杯几乎是他还用心看过的最后一届世界杯了。因为下一届正是他和赵兰因离婚而最为闹心的时候,再后的面两届因为家庭生活和工作的负担似乎已提不起什么兴致。他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在梦里,本届世界杯是意国的冠军,而后面的二三四名他也照样还能记得。又努力回忆了一下其中的经典赛事,貌似本局世界杯非常平稳,没有什么黑马。非得说有的话,那就只记得一场,便是16强赛里高卢国3:1西班牙那一场还令他有些印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