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逆岁月 > 第19章 只是迟来的道别

第19章 只是迟来的道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KTV里,可能因为之前也喝了不少的酒,徐蝉开始变得嗨起来。似乎又恢复了当初的那个豪气女侠的模样。不仅和大家痛快的碰着杯,还拉着白铄陪自己唱歌,以前还不怎么流行进KTV的时候,徐蝉就喜欢让白铄弹吉他陪自己唱歌,现在似乎又找回了当年的感觉。
  这时,不知道谁点了一首《广岛之恋》却没有人唱,曹安大声问道:“谁的?谁的?没有我切了啊。”
  徐蝉突然大声叫到:“别切,没人唱我来。”说着就站起身拿起两只话筒,然后又递给了白铄一只“你陪我唱。”
  白铄无奈的结果话筒,又唱了起来。不同的是,白铄感觉到这首歌徐蝉唱得特别的投入,好像并不是在唱歌,而是在向白铄叙述一个故事一般。
  男:你早就该拒绝我
  不该放任我的追求
  给我渴望的故事
  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女:时间难倒回
  空间易破碎
  二十四小时的爱情
  是我一生难忘的美丽回忆
  男:越过道德的边境
  我们走过爱的禁区
  享受幸福的错觉
  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女:是谁太勇敢
  说喜欢离别
  只要今天不要明天
  眼睁睁看着爱从指缝中溜走
  还说再见
  男:不够时间好好来爱你
  女:早该停止风流的游戏
  合:愿被你抛弃
  就算了解而分离
  不愿爱的没有答案结局
  男:不够时间好好来恨你
  女:终于明白恨人不容易
  合:爱恨消失前
  用手温暖我的脸
  为我证明
  我曾真心爱过你
  男:爱过你(女:爱过你)
  男:爱过你(女:爱过你)
  合:爱过你
  爱过你
  ……
  一曲唱罢,徐蝉不再像之前那样嗨了,而是逐渐变得安静,似乎又开始变回了那个沉稳、成熟、理性的大都市女人。
  结束后,白铄送徐蝉回酒店,由于离的不远,便陪着她一路走过去。在途中,白铄见徐蝉显得有些安静,以为她喝了太多的酒不太舒服,问道:“你怎么了?”
  徐蝉突然回答到:“我没什么啊,我过得很好,我很幸福啊。”
  这句话让白铄陷入了深深的惊愕中,如果记得不错,在这两天中,这是徐蝉第三次主动强调她过得很好,很幸福。这本来就存在着问题。白铄没有多问,一直在心里暗自的思考着。
  当到了房间门口,徐蝉谢谢白铄送她回来,正准备向道别。白铄突然问到:“你过的并不太好,对吧。”
  徐蝉笑了笑:“为什么会这么说?”
  “今天那首《广岛之恋》你唱得很用心。”徐蝉愣住了,白铄继续说道:“但我知道你不是为我所唱。”
  徐蝉突然忍不住哭了起来,然后猛然扑了过来,与白铄亲吻在一起,白铄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但似乎有些舍不得推开徐蝉。不一会,徐蝉把头埋在白铄身上,双手紧紧的抱着她,不停的抽噎起来。
  过了许久白铄轻轻的说道:“如果过得不好,不如回来吧。”
  这时,徐蝉离开白铄的怀抱,稍微整理了一下,然后看着白铄说道:“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的。”白铄刚想说什么,徐蝉制止了他,继续说道:“你明天有空吗?可以陪我去些地方吗?”
  白铄点点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每天都挺有空的。”
  “嗯,那明早9点来这等我。”
  白铄看了看四周,换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说道:“当然没问题,来来回回何必那么麻烦,其实我还可以陪你一起吃早餐的。”
  “吃早餐?”徐蝉疑惑的问到。
  “嗯哼……”白铄挑眉弄眼地往房内看了看
  徐蝉立刻懂了,羞赧一拳将白铄推开:“谁要和你一起吃早餐,快滚了……”
  白铄乐呵呵的揉了揉被徐蝉打到的地方:“呵呵,好啦,你早点休息吧,明早我一定准时到。”
  徐蝉“嗯”了一声,缓缓的关上了房门。
  白铄走出酒店,在路灯的下一个人走着,经过刚刚和徐蝉的一番激吻,他现在已经酒意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莫名的躁动。虽然刚才“吃早餐”的提议大多是出于玩笑,但要是当时徐蝉若没有拒绝,说不定他真会难以自制。想着想着,白铄竟一个人在夜色中边走边跳起来,寂静的公路上不时传来一阵骚气的歌声:“越过道德的边境,我们走过爱的禁区,享受幸福的错觉,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第二天一早,白铄特意打扮一番不到8点30就到达了酒店。给徐蝉打过去电话,过了很久才接通。“我已经到酒店了,你吃早饭没?或许我真的可以陪你吃早饭呢。”
  此时电话里却传来徐蝉懒懒的声音:“几点了啊?昨天喝了太多酒,我这还没起床呢……”
  “大姐,都八点半了,你这九点能出发吗?”
  “哎,你先上来吧,等我一会,很快就好。”
  挂了电话,白铄忽然脑补了一下徐蝉起床的画面,不禁脚下生风,迅速的蹿进了电梯……。进得房间房间,白铄却发现徐蝉虽然洗漱还没完毕,妆容还未休整但竟已先经穿好了衣服。不禁惊讶的问道:“嗯!你竟然先穿好衣服再洗漱、化妆的吗?”
  “嗯,不然呢?你想看什么?”徐蝉一边洗漱、收拾一边没好气的反问到。
  白铄自知语失,干脆大大方方地坦白自己的想法道:“额,当然是想看有没有让人流鼻血的画面。”
  话音刚落,直觉面门一股香风,一只粉拳就已经停在了距离鼻尖不足一厘米的地方。“流鼻血还不简单,再嘴贫就真满足你。”徐蝉带着迷人的笑容举着拳头对着白铄。
  “别闹。”白铄一边说一边趁机撅起嘴往徐蝉的拳头上亲了一下,使得徐蝉赶紧收回了拳头,略带着娇羞的呵斥到:“哎,你胆肥了,小时候你可不敢这样。”
  话音未完,白铄突然逼近徐蝉,徐蝉背后就是墙壁,已是退无可退,只得看着白铄欺近面前,直至两人能感受到相互呼吸的距离。
  “还有很多以前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我现在都敢做了。”白铄一边说着,一边用右手穿过徐蝉那凌乱蓬松的头发,直至抚摸到耳边的位置。
  徐蝉有些紧张,呼吸变得有些粗重:“你……你想做什么?”
  “我想……我想要……”白铄用暧昧的语气低声说着,一边与徐蝉靠得越来越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