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再活一万次 > 第三章 恶劣的少年

第三章 恶劣的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从当年分开之后,陈问今跟惠再不曾联系,原本也没想过要联络,可是,电话接通,听见那边的声音时,却还是觉得心情不错。
  电话那头,说着陈问今突然消失,呼叫又没回复的事情,声音逐渐哽咽,带着哭腔责备说:“为什么不回电话说一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在车上,没电话,那地方也没公用电话。”陈问今知道跟惠未来的结果,自然没有当年的满满深情,只是他也知道,此刻惠的情绪,是真的。却又因为觉得是真的,于是更费解,当年,为什么可以变的那么突然、那么快?
  陈问今想到这里,就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一句几乎是当年经历写照的歌词:‘如果说你要离开我,请诚实点来告诉我,不要偷偷摸摸的走,像上次一样等半年……’
  ‘真想让你也试试等半年!’陈问今想起这些,暗觉可气,却口气淡定的拿着对老豹的那番说词应付,惠的情绪平复了,又满怀好奇的追问外星人的事情,她是相信外星文明的。
  陈问今本来不介意多说几句,旁边等着的老豹却心急如焚的说:“晚上见面再聊吧,电话费贵啊!”
  陈问今想起来了,那时代好像是一块钱一分钟还是五毛钱一分钟来着。再者他也没有不舍得挂断电话,那头的惠就说:“你们还在我家楼下吗?要不我出来找你。”
  “晚上再聊,你刚回家又出来,不合适。”陈问今挂了电话,老豹忍不住说:“这么离奇?惠要出来你还让她别出来?”
  “刚回去又出来,她妈妈不怀疑啊?不能只想我自己啊!”陈问今随口答着,心里却清楚,实际上是他并不急于见面,说白了,他来自未来,未来的他,早就不爱惠了。
  老豹却深信不疑,竖起大拇指,由衷赞道:“绝世好男人!”
  对于这种夸奖,陈问今很乐意沉默的收下。
  到了彩票站点,陈问今随便编了一串号码,要掏钱时,老豹突然又拉住他,低声问:“真的能中吗?两块钱哎!”
  “要不你别买?”陈问今付了钱,很干脆的把选择权丢回去,老豹想了想,还是买了,而且还狠了狠心买了两组号码,末了小心的收起彩票放进钱包,患得患失的追问:“为什么是三等奖?”
  “因为外星人只留了这几个号码。”陈问今随口胡掐,实际上今天买的号码根本不会中,他怎么可能记得二十多年前某一期的彩票号码呢?
  不过,老豹的钱嘛,当然也不会白花。
  开奖是明天晚上的事情,今天晚上他们急需用钱,还得去找人资助。
  老豹有好几个义弟,就是那种,有钱义弟,没钱一边去的义弟。
  “在你家楼下了,赶紧拿钱下来,我赶时间,等着拿钱办事。是什么大事你就不用管了,你敢跟着去帮忙吗?敢的话不用你出钱,跟着一起去出力就行!……对啊,我们是兄弟嘛,有事当然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别说了,赶紧拿钱下来!黄金哥也在,别让他等久了。”老豹挂了电话,眼里透着狡黠,嘿嘿笑说:“这家伙真有钱,过生日家里给他两千块请客,让他抽三百出来给我们会不会太少?”
  “善良点,你是快中彩票的人了,回头有钱了还人家吧。”陈问今过去对这类事情就高兴不起来,只是那时候他也不会很拒绝,因为,除此之外真没办法弄钱,没钱,难道跟女朋友出去,全让女的买单?
  对于这个年代的男性而言,这是不可接受、不可容忍的耻辱。
  “我傻啊?还还钱?他拿着我们名字在学校狐假虎威不需要买单的吗?我有钱不会自己花,还毛线!”老豹不以为然之极。
  “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陈问今想起未来流行过的这句话,其实这种行为本身嘛,由来已久。
  “卧槽!经典哎!黄金哥就是牛逼,那么多金口玉言!”老豹正感慨着,看见一个男孩走出楼道,连忙挥手招呼。
  陈问今突然想起送钱的这孩子,忙推着老豹换了个位置,说:“别让他家里人在窗户看见。”
  是的,他想起来了,这孩子还给老豹和他带来过一点小麻烦,就是在这天,男孩的父母在阳台窗户看到他们碰头,凭他们一身不良少年的出众装扮,自然引得人家父母紧张的逼问,于是就知道了老豹‘借钱’的事情。
  男孩送来了钱,老豹故作严肃紧张的模样,看起来好像真的要去干大事。
  陈问今看那男孩被唬的一愣一愣的神情,分明深信不疑。
  老豹正要打发了那男孩走,陈问今让等等,末了去旁边的小店买了张贺卡,随便问了个男孩在班里关系一般的同学名字,递给他说:“回去就跟父母说是同学给你送贺卡,免得他们怀疑,你不好解释。”
  “谢谢黄金哥。”男孩只是感激陈问今的细心体贴,拿了贺卡折身回去了。
  老豹不乐意的说:“买贺卡要钱的啊,不是亏了?”
  陈问今拍着他肩膀说:“男人要大气一点,尤其你是快要中彩票的男人了啊!”
  “是哦!三等奖三千块,从来都没拿过那么多钱!万一自己加的号码对上,最后中了一等奖,这辈子都花不完了!”老豹激动的做起了白日梦。
  “我估计你几年就能花完。”陈问今老豹的性格,说几年都是最高估计了,更何况,这时节给他中了一等奖,也未必能花多少。
  “一等奖几百万啊!天天泡场子都花不完啊!”老豹沉浸在暴富的幻想之中,一时不可自拔,直到公车来了,才满怀遗憾和惆怅的感叹说:“可惜只是三等奖,喝几次酒就没了。”
  意料之中,陈问今也没什么想说,他们这些少年,自觉是成年人了,却又没有经济独立的基础,夜场喝酒跳舞就是追逐的共同消遣,好似在里面就变成了大人,也拥有了不受父母管制的自由。
  吃饭的时候,陈问今提议桂林米粉,老豹没有异议,便宜实惠又好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