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的只是村长 > 004 大队长家的猪

004 大队长家的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伸个懒腰,腰酸背痛的,眼睛也模糊了,才发现外面已经麻麻亮了。
  “妈,爹没给你说,咱不卖食品站,蒋屠夫给的价格比食品站价格一斤贵一角多呢,喂得太胀不好……”
  刘春来真的服了老娘。
  天还没亮,就起来拼命给猪喂食,甚至还加了两大瓢谷糠。
  他知道这样会多卖几块钱,可这不是卖给食品站的。
  昨晚刘春来同样没睡。
  既然要带着一群光棍白手起家创业,刘春来自然要谋划而后动,各方面考虑,写了份完整的策划书。
  不知不觉,天麻麻亮,被老娘喂猪的动静惊醒,到猪圈一看,气乐了。
  屠夫叫蒋建清,跟刘春来家一个队,不过住在靠近山顶的地方。
  走村串户收生猪,杀了卖肉,也赚不了几个钱。
  这年头杀猪卖肉,冒着投机倒把的风险。
  川东是国内生猪出栏的重要地区,各地收购的生猪通过肉联厂调到外省,大家吃肉还得要肉票。
  食品站收购生猪,除了偶尔公社当场天杀一头猪,其余都是运到县食品站,再运到肉联厂……
  这几年土地包产到户,不少人兜里有了闲钱,也能偶尔割点肉打牙祭,食品站杀猪,有时候几个月都不会杀一头。
  蒋建清祖辈都是杀猪的,之前因为这个被划成富农,穷得活不下去,之前就一直偷偷摸摸做小生意。
  改革开放了,光明正大地捡起杀猪卖肉的营生。
  由于蒋建清是整个四大队为数不多不欠公家钱粮的,公社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加上蒋建清会做人,跟食品站关系也到位,食品站完不成生猪收购任务时,蒋建清跑到别的公社帮着收猪,食品站也不找他麻烦。
  一头猪赚不了几块钱。
  刘福旺半夜去找蒋建清。
  杨爱群那时候就起来煮猪食。
  猪吃得越多,就能多卖几块钱。
  刘春来知道这是惯例,可屠夫不是食品站这样的公家单位。
  给出比食品站贵一角多一斤的收购价,就因为卖的猪无法算交付生猪任务,也得不到催肥粮。
  交付食品站生猪,有奖励,一头180斤的猪,奖励三十斤催肥用的豌豆或苞谷,换成谷糠或麸皮更多。
  越重的猪,奖励的粮食越多。
  那玩意儿磨碎熬粥,可以让一家人吃好长时间,还扛饿。
  喂多了食,屠夫得亏钱。
  到时候老爹这个支书兼大队长不好做人。
  看老娘拼命喂,刘春来直接把猪放出了圈。
  恰好这时,左边肩膀搭麻绳,右边肩膀搭着一杆一米多长称杆大称的屠夫蒋建清跟刘福旺有说有笑出现在地坝边上。
  大黄狗偷偷跑上去,正要咬,被刘福旺一脚踹了一米多远,嗷呜一声痛叫,夹着尾巴跑了。
  天已经逐渐亮开,见满地坝到处拱的几头肥猪肚子都吃得滚圆,蒋建清脸色变化了一下,很快恢复了笑容。
  “春来兄弟,放出来干什么?直接在圈里才好捆啊。”
  这特么是支书家的猪啊!
  那肚子吃的食,怎么也得十五六斤吧?
  蒋建清很后悔,本来就不愿意来,奈何刘福旺半夜跑家里,说家里急需用钱……
  这特么的!
  这亏不吃都不行了。
  “谁让你喂的?”刘福旺显然也见到了猪滚圆的肚子,脸瞬间垮了。
  当即就呵斥起杨爱群。
  蒋建清知道认为这是为了面子,急忙赔笑脸:“没事,刘叔,卖猪都这样,都这样……婶子这还是喂得少的……春来兄弟,来,搭把手,咱们捆猪,叔,卖哪头?”
  说完,就从肩膀上解开绳子跟大称,准备称猪。
  “称啥?等猪消了食再说!”刘福旺没好气地说道,“老子再穷,也不差这几块钱!”
  “你不差这几块?倒是把家里欠的账给还了啊!”
  杨爱群这会儿顾不得刘福旺的面子。
  自己这当家的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
  猪还没上膘,要卖,她认了;卖了,为了面子,还不准喂食!
  没法忍。
  “称吧。到时候除十斤的皮。”刘春来可不想等,“爸,一会儿还要去四队开会呢。妈,你不是说要去挑水吗?早点弄早饭……”
  听到老娘的话,刘春来知道老娘不情愿,怕她闹事,最终猪不卖,还不了人家下聘的钱,赶紧把老娘支开。
  万一老两口打起来,这还得了?
  “这……”
  蒋建清很发愁。
  称吧,他真心不愿意。
  一头猪,除了猪头、下水跟猪脚,没多少肉。
  村长家的猪,还不能在称上做手脚。
  别人家的猪,喂太多,称上做点手脚,再出点皮,只要不多,已经约定成俗了。
  可这是村长兼村支书家的猪啊。
  不称,村长大半夜找他卖猪,他也来了,以后要找村长签字找公社办手续啥的,估计就没了可能。
  称?
  十来块钱呢!
  没利润不说,还得亏钱。
  “行,多除皮。二狗,瘦猴,愣着干啥?都来帮忙捆猪,捆最大的那头。”
  正在蒋建清纠结时,火大的刘福旺见杨爱群挑水去了,也没再多说。
  老刘家的地坝,只是泥土夯实的坝子,收粮的时候,天气好,在上面刷一层稀牛粪,用来晒粮食,也不会让粮食沾上泥土,还防地面的潮。
  前不久下了雨,还没干透,三头猪放出来这么一会儿,整个地坝就已经拱出了好几个坑。
  看得刘福旺闹心不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