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朕又不想当皇帝 > 449、升职

449、升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和王爷经常给白云城的学校上课,偶尔他们这些本地的老头子也会去凑个热闹。
  
  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和王爷说的那句: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阴沟里翻船,都是常事。
  
  之后,经历过痛彻心扉的劳改之后,他就下定决心要找靠山了!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他喊韦一山三叔公,韦一山已经不那么排斥了。
  
  偶尔自己送过去一些人参、鹿茸等贵重的补品,这位三叔公更不会拒绝了。
  
  由于自己能随意出入韦府,这安康城的生意人,就没有几个敢小瞧他的!
  
  如今的他,已经今非昔比,论白道,有他三叔公。
  
  至于黑道?
  
  他就怕人家不来黑的!
  
  甚至有点求之不得!
  
  他一把年纪才开始修习的会元功,如今只是个小小的二品!
  
  但是,他邓家子嗣多,不少人都已经入了五品、六品,甚至是一些小伙计都是普遍三品、四品!
  
  这点能耐放到三和,根本不算什么,可这里是安康城!
  
  安康城里的高手,他邓家根本不用放在眼里!
  
  凡是想仗着武功欺负人的,他邓柯一律不相让,先给捆了直接送到衙门再说。
  
  如今,从他三叔公那里明白了什么叫“狐假虎威”,他对权势这种摸不着看不见的东西愈发着迷了。
  
  他现在已经不满足于只有一个靠山了!
  
  靠山自然是越多越稳当!
  
  在他看来,将屠户的闺女将桢便是一个不错的靠山。
  
  想当年,两人未发迹前可是穷的穿一条裤子的难兄难弟。
  
  他与将屠户突然交好,也不算太突兀吧?
  
  再说,他曾经还亲手抱过将桢的,后来即使大了,只要路过他家门口,他邓木匠都是很大方的,咸鱼干肯定要塞一条的。
  
  那会三和真穷。
  
  即使是一块咸鱼干,那也是好东西啊!
  
  将桢见了,依然高兴地喊他一句叔叔。
  
  只是,今非昔比,现在站大街上,别说用咸鱼,就是给“糖豆”都别想引诱孩子喊你一声叔叔。
  
  要怪就怪和王爷,眼前的三和已经如此富裕了,只要不是穷的揭不开锅的家庭,都不会把这点东西看在眼里。
  
  最重要的是,不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受过学校教育,眼皮子不“浅”,没那么好忽悠。
  
  “我就说嘛,”
  
  猪肉荣揶揄道,“果然是虎爷无犬孙,难怪邓掌柜的这么英明神武,大钱全是你个人赚了。”
  
  他与将屠户从三和肉类供应商变成梁国一级肉类供应商,钱呢,每年宰杀生猪、牛羊过万头,自然是没少赚。
  
  但是,赚的那点钱,与眼前这个木匠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人家光是每个月的“科技补贴”、“发明奖励”就过百两!
  
  白拿的!
  
  更何况,人家是梁国军械一级供应商,军队的攻城器械,粮食运输工具,基本都是邓家的木匠坊提供的!
  
  挣得都是大钱!
  
  他们这点卖肉辛苦钱,完全不值一提。
  
  唯一令人惋惜的是,与莫舜一样,同为军械供应商,居然没有当上官。
  
  原因便是因为有劳改的前科。
  
  梁律上说的很清楚,凡犯过事的,不但自己不能当官,儿子、孙子也不能当官。
  
  “你这话说的,”
  
  邓柯明明知道他这话是揶揄,可也不好去较真,“那是我三叔公,我爷俩那肯定是八九不离十的。”
  
  虽然非常恨自己当初的冲动,害了自己的子孙,使得他们没有机会当官。
  
  但是,懊恼过后,他也就不甚在意了。
  
  毕竟他发迹的时间太短了,无论是儿子还是孙子,都是没有太仔细培养,跟着他做生意,赚点小钱是没问题的。
  
  指望他们做官,基本是不可能的。
  
  好在和王爷在新的梁律中废除了株连九族,他儿子、孙子没有资格做官,他的重孙是可以的。
  
  所以,他迫不及待的让每个孙子,甚至是外孙都成亲了。
  
  现如今,重孙、重孙女,他已经有七个了!
  
  不论男女,凡是达到三和法定入学年龄的,他一律给送入学校。
  
  哪怕是女孩子,他都寄予了一定希望,不说成为将桢这样的,就是做普通捕快,也是门第生辉了。
  
  “就是,说话不中听,,”
  
  将屠户暗地里拍了下猪肉荣的胳膊肘,示意他别再继续与邓柯抬杠,人家一大早就陪自己等女儿,也真是不容易的,“咱们邓掌柜的,在白云城也是跺一脚抖三抖的人物,自然是人中豪杰。”
  
  邓柯赶忙道,“将掌柜的谬赞,我这就勉强混口饭吃。
  
  再怎么样,也比以前强。
  
  将掌柜的,以前咱们是前后邻居,我家什么情况,你也是知道的,穷的都揭不开锅的。
  
  谁能想到会有今日这风光?”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结果说到最后居然有些感慨了。
  
  这些年,他是真的不容易啊!
  
  “邓掌柜的说的是,”
  
  将屠户跟着附和道,“咱们以前是真的不容易,老子自己都没想过,这辈子能混这么多钱,而且还出了白云城,跑到了这北地。”
  
  最重要的是,他闺女还当官了!
  
  猪肉荣见两人在那聊上了,自己掺和不上话,便抬起头朝着铺满积雪的大道上张望,突然看到了一杆大旗。
  
  旗帜上的水獭,在三和简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紧接着,他看到了昂扬的马头,以及坐在上面的将桢。
  
  她的身后是一长串一眼望不到的车马队伍。
  
  将屠户兴奋的道,“是了,是了,就是我家的丫头!”
  
  邓柯跟着道,“恭喜,恭喜。”
  
  猪肉荣没有说话,但是也跟着长松了一口气,终于不必继续在这里挨饿受冻了。
  
  将桢领着的队伍距离城门越来越近,管道上的行人、客商很自觉的让到了一边,让这一支明显是官兵的队伍先行通过。
  
  城门口的守卫紧握长枪,上前一步,大喊道,“可有通关文书,报上来!”
  
  将桢驻马,立马就有小旗策马上前,举起从怀里掏出来的令牌,对着守卫高喊道,“令牌在此!”
  
  守卫按照规矩核验了令牌之后,才正式放行。
  
  将屠户对着守卫埋怨道,“多麻子,都是一家人,你这搞这么多麻烦,也太生分了。”
  
  想当年,这多麻子只是他肉铺里的小伙计,如今做了南城门门侯之后,整个人立马就神奇发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