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新豪门 > 210 阿依托娅

210 阿依托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出使千泉的使团在玉门关停留了大约一个时辰,很快再次启程。
  
  周正阳带着玉门关一众将领送别,直至使团的人马消失在路的尽头,这才转身回关。
  
  “头,有什么好事,这样高兴?”一旁的副将曲彪有些好奇地问道。
  
  周正阳有些疑惑地说:“你看得出老子高兴?”
  
  “看得出。”
  
  “是啊,头”心腹季超也附和道:“你那嘴快咧到耳根了,这是升官了,还是发财了?”
  
  “莫非是头铁树开花,遇上了桃花运?”
  
  “头刚才跟使团的陆副使聊得很欢,找到了靠山?”
  
  几个小头目也纷纷附和,缠着周正阳追问。
  
  周正阳大笑几声,伸手示意众人静下来,然后一脸得意地说:“升官发财不过是过眼云烟,美女不过是红粉骷髅,那些算什么,今儿高兴的事,比这些好多了。”
  
  曲彪起哄道:“头,说你二句还喘上了,还有什么事比升官发财好?”
  
  “就是,就是。”众人跟着起哄。
  
  周正阳干咳一声,示意众人静下来,这才小心翼翼从怀里拿出一张纸,在众人面前抖开,一脸得瑟地说:“看到没有,大唐第一才子陆庭,也就是陆副使赠老子的诗,从现在起,你们头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
  
  不会吧?
  
  就几个字,比升官发财好?比美女香?
  
  季超左右看了一下,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头,你也知,俺就是不认字才当兵的,上面写什么,不认识啊。”
  
  “是啊,这写的是什么,让头这么高兴?”
  
  “赵军曹,你认字,你给我们读一下。”
  
  周正阳把那张纸递给赵军曹,大方地说:“老赵,你来读,小心别弄破了,老子还要装裱起来,留作传家宝。”
  
  赵军曹主要负责玉门关文书一类,闻言接过来一看,很快吃惊地说:“赠玉门关守将周正阳?”
  
  “嘿嘿,看到了没有,周正阳,老子的名字。”周正阳一边说,一边把腰杆挺直。
  
  这首诗传到哪里,自己的名声就传到哪里,名气大增不说,自己也会随着这首诗被后人铭记,青史流名,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赵军曹一边看,一边大声读起来: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好诗,好诗,好诗!”赵军曹读完,连说了三个“好诗”,一脸惊讶地说:“真不愧是名动天下的大才子,这首诗,绝了。”
  
  玉门关为汉武帝所立,位置有过变动,但关名没变,玉门关地理位置重要,意义重大,古往今来为它作诗的人不计其数,留下来的佳作不少,但这首《赠玉门关守将周正阳》,写得苍凉慷慨,悲而不失其壮,把气势磅礴和感情细腻很好的结合起来。
  
  正是对玉门关最真实、最好的写照。
  
  在场的将士静了下来。
  
  认字的将士不多,很多人并不是很理解这首诗的含义,不过他们也听得出这是一首好诗。
  
  周正阳左右看了一下,指着一名头发有些花白的匠兵说:“老陈头,交给你一个任务,把这首诗刻在关口那块大石头上,有多大刻多大,对了,临摹陆副使的字,没问题吧?”
  
  “嘻嘻,没问题”老陈头搓着一双满是老茧的手说:“头,这活管酒吗?”
  
  “管够!”周正阳一脸大方地说。
  
  就在周正阳意气风发时,李道立坐在豪华马车上,倚着车窗,一边看着塞外的风光,一边悠闲的吃着果脯,一名心腹侍卫小地在他耳边禀报着。
  
  “哦,陆庭用一首诗跟换了一副大尉迟的画作?什么诗?”李道立突然来了兴致,连忙问道。
  
  作为使团的最高负责人,李道立需要掌控使团成员的动向,陆庭和周正阳的事自然也在监控之下。
  
  使团出使,肯定涉及谈判,不能让使团成员作出损害大唐的事情,还没出发前就制定了严格的纪律,别说跟使团外的人聊天,就是上茅房,最少也要三人结伙成行。
  
  手下把那首诗说出,然后压低声音说:“王爷,周守将这算是雅贿吗?”
  
  李道立摆摆手说:“没事了,退下吧。”
  
  陆庭是秦王府的人,一个小小的玉门关守将,不值得拉拢,一幅于闾画师的画,能换一首这种品质的诗,这叫贿赂?
  
  要是陆庭肯,李道立愿用十幅,不,一百幅画来换一首这样的诗。
  
  那个周正阳,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这样好事也让他碰上,想都不用想,随着这首诗传出去,整个大唐都知道有一位名叫周正阳的玉门关守将,而这首诗也必为后人铭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