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陈三金向缺 > 第十八章我的人生观要被颠覆了

第十八章我的人生观要被颠覆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景洪酒店的大门两处摆着两个口含石珠的镇宅石狮,从酒店的大门望去,里面大厅中竖立着一尊关二爷手拿青龙偃月刀的石像,一般的酒店里都会有这种镇宅辟邪的设施,而向缺却看出来景洪酒店的石狮和关公却不是随便摆的,而是经过高人指点的,俗称就是被开了光的。
  做生意的都求个心安,而王大军则是烂事做的多了怕遭报应,所以花高价请来了镇宅的关公和石狮就是怕被脏东西搅合了生意。
  来到酒店大堂,向缺对陈冬说道:“开一个房间,要四楼最里侧走廊尽头靠窗户的那一间,还有记住了别提那个什么王大军,该多少钱直接给就是了”
  陈冬翻了翻白眼,说道:“哎我去,他王大军最近两年三拜九叩的想找我来,我都没······”
  向缺直接打断这厮继续想要吹牛比的欲望:“你去就是了,照我说的去做”
  陈冬一句话被噎了回去,哼了一声就来到酒店前台,向缺给女鬼伸冤自己已经沾上了因果,而陈夏和陈冬是随他来的就是个看客这因果里没他们啥事,可一旦陈冬在前台开房时把王大军给牵扯出来,对方不收他的房钱,那么这个因果陈冬也就被牵扯进来,到时说不上会出现什么曲折呢。
  陈夏低声在向缺耳边说道:“陈冬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在陈三金的庇护下他永远都是活在老鹰翅膀下的雏鸟,想要飞起来却始终扑腾不了多高,向先生,这小子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向缺乐了,说道:“你都说他是个孩子了,我还能跟他一般见识?真要一般见识,他那条腿就折定了”
  陈夏愕然一愣,随即又询问道:“我知道你的话不是随便说说的,不然陈三金也不会对你如此言听计从,你能告诉我陈冬的那条腿为什么会折么,而且今天早上为何你把那块玉佩给他后,却又改变了主意”
  向缺眯眯着眼,十分坦然的说道:“那是因为他早晚都有一劫,两个月后你弟弟会因为一场意外倒一场大霉,运气好点的话在医院里能躺上三五个月,运气不好的话下半辈子就别想下床了,所以我让你父亲提前打断他一条腿就是避免他遭受两个多月后的那场劫难,伤筋动骨一百天么,三个月不出门那场灾就落不到他身上了,而且他提前受了腿折的罪也算是顶了一下之后的难”
  陈夏张着嘴半天没吭出声来,脑袋有点发飘,实在是没办法接受对方的这一番话,没承想向缺又接着说道:“那块玉佩其实是一件法器,有躲灾辟邪的作用,被你弟弟挂在身上,两个月后到那场劫难来临的时候玉佩能在暗中帮他托付过去,免得他倒霉,所以我才让陈三金不用在敲断他一条腿了”
  “那,那······”陈夏脑袋转了十个八个的弯,这才理出自己想要问的话:“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陈三金又这么相信你”
  向缺笑道:“你那么聪明,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陈夏揉了揉脑袋,思路也有点清晰了,这次陈家出现波折,家里人包括她自己莫名其妙的频出状况,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恢复如初,陈夏的心里早就有了判断,只不过这个念头在她看来有点太匪夷所思了所以一直不愿意确定,她总觉得一切用巧合来形容最合适,直到这时向缺肯定了她的那个想法,陈夏才从蒙圈的状态中捋顺,顿时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向缺淡淡的说道:“有些事没接触过不代表没有,这个世上绝大部分的人都在模棱两可中猜测着那些匪夷所思的东西或者事到底存不存在,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过会,你就全明白了”
  陈冬办好了手续带着两人朝四楼的那个房间走去,本来想要坐电梯的但向缺却拉着他俩走从楼梯上去,向缺发现这酒店里每层楼都摆着一些神龛供奉着佛像和神位,看来王大军在辟邪这事上真没少下本钱。
  到了四楼的房间内,向缺拿出女鬼藏身的那张符纸把她给放了出来,女鬼一现身房间里的温度就陡然下降了许多,这是她身死的地方,在这女鬼的煞气会比其他地方重得多。
  陈夏和陈冬看不见女鬼但却都打了个冷颤,两人同时看向挂在墙壁上的空调,却发觉空调还是关着的,向缺没理会他俩对女鬼说道:“这就是你被害的地方了吧?死在哪了,不知道隔了这么长时间还能不能有什么遗漏的线索”
  女鬼告诉向缺,她当时被脱光了衣服绑在床上,王大军有四个手下把她轮番凌辱了,然后在床上四人对她拳打脚踢一直被活活的打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